曾开32家小面馆,如今被传跑路,它到底怎么了?

  他凭借小小一盅面,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就迅速开出了32家店,还引起了今日资本等多家投资机构关注,市场估值高达1亿元。

  彼时,他打着要拔高整个重庆小面品类、做新式小面的旗号,靠众筹起家,曾在10天之内,就募集到了一千万元的资金,迅速杀进了重庆餐饮圈。

  其创始人曾雄心壮志的称:“我计划打造‘海底捞’版重庆小面,抢占全国市场。”

  但,没想到就是这样一家红极一时的餐饮品牌,在2016年年底却传出因为资金链断裂,多家门店关门大吉。

  近日,又有网友发帖说,老板已经带着小伙伴们的会员费跑路了……

  这家餐饮品牌就是重庆盅盅面。

  重庆盅盅面的创始人唐新宇

  虽然,其创始人唐新宇多次澄清,表示盅盅面目前在正在进行战略调整升级中,并且已经获得融资。

  但,接连的关店、消费者称充值金额退货无门等事件的发生,有关盅盅面倒闭、跑路的流言还是在网络上持续发酵。

  这一系列事件的发生,显然已经让盅盅面褪去了光环,如今的它正遭遇困境。

  而从曾经的红极一时到如今的前途未卜,不过短短三年的时间,其转变之大,令人不胜唏嘘,也让人不禁想问一句:重庆盅盅面到底是怎么了呢?

  众筹160万打造高逼格小面馆,一炮而红

  盅盅面的创始人唐新宇曾经从事过软件开发的工作,可以说是半个互联网人。

  随着餐饮市场上小面热潮的来临,唐新宇也看上了小面这门生意。

  在他看来,现有的重庆小面面馆条件简陋,环境脏乱差,过于低端,没有形成全国性的大品牌。

  这一现状,就支撑起了唐新宇的野心,他要打造一个高大上的小面品牌,把“恶俗”、“低俗”的重庆小面拔高到可以与其它餐饮品牌分庭抗礼的品牌高度。

  于是,在2014年,唐新宇创立了重庆盅盅面,而他身上所带有的互联网基因从一开始就决定了盅盅面的与众不同。

  首先,其首家店是通过众筹的方式,一共筛选了9个投资人,众筹了160万,可谓是花重金打造。

  其次,定位高端,瞄准了白领市场,所以其首家店的选址选择了一个甲级写字楼,光租金一个月就要花去5.4万元。

  最后,相对普通的小面店,重庆盅盅面定价要高许多,比如一碗牛肉面,普通铺子一般在十几块一碗,而盅盅面却高达22元,人均消费达到了30元,曾被成为“天价小面”。

  凭借这些与众不同,2014年,盅盅面度过了非常风光的一段日子,吸引了多家投资机构的关注,甚至喊出了要实现1个亿的年营业额的口号。

  而唐新宇本人也是底气十足地称,“我们彻底改观了重庆小面的格局”。

  为了数据好看,疯狂扩张出32家店  
  
  恰逢互联网风正刮得呼啦啦作响,各个行业都在被改造和重塑。

  站在这样的一个风口上,带着互联网基因的盅盅面走红似乎也在意料之中。

  爆红之后的盅盅面,发展得很快,短短的时间里就开出十几家门店。

  “第一个门店月营业额30万元,到2015年底共约12家门店相继开业,营业额已累积达2000万。”唐新宇曾经对媒体称。

  然而,这样靓丽的成绩单,并没有让唐新宇满足,为了让数据更好看,他带领团队开始急速扩张,扩张的方式分为两种,一种是向粉丝募集资金开直营店,另外一种则是开放加盟。
1  不到10天,向粉丝私募资金达1000万

  到2016年的时候,资本已经开始回归理性。唐新宇在多个店面的管理上、在资金的连续性上都遭遇生存天花板,唐新宇称迫切需要一笔资金渡过眼前难关。

  于是,在2016年1月21日,盅盅面的微信公众号上再度发起“英雄帖”,向粉丝私募A轮资金。

  在不到10天的时间里,盅盅面便募集到了来自10位投资人的1000万元资金。

  此时的唐新宇称,“计划打造‘海底捞’版重庆小面,抢占全国市场。”

  2  两年发展了十几家加盟店    

  这段时间,盅盅面的扩张速度可以称之为疯狂,在最高峰的时侯,盅盅面在川渝两地拥有32家门店,其中加盟店数量占到了一半。

  快速扩张之下,却一直亏损运营
    
  在快速发展之下,门店数量激增,数据的确很漂亮,但是实际上呢,盅盅面其实一直都是在亏损运营。

  1  成本高昂,门店很难盈利    

  为了将盅盅面打造成自己心目中高大上的小面品牌,唐新宇几乎是不计成本的开店。

  1)人员比传统小面店多一倍

  “为了让消费者体验到更好的服务,盅盅面的门店人员比传统小面店要多一倍。”唐新宇称。

  就在大家都在绞尽脑汁,想方设法的尽力减少人力成本的时候,唐新宇则为了做服务、保证体验,在门店多用了一倍的人员。在人力成本上,盅盅面就高出了一倍。

  2)选址在核心商圈的核心地段

  “在选址上,我们的门店都在核心商圈、核心地段。比如有个100平方米左右的店面,房租月达7.2万元,即600元/平方米。”

  实际上,盅盅面的这种不计成本的选址,显然并不合理。

  因为选址在核心商圈的核心地段,这么高昂的房租成本,对于一个还没有形成品牌溢价的快餐品牌来说,显然是难以承受的。

  3)设团队专门研发APP

  据之前媒体报道,为了让周边的白领工作人员可以足不出户就能叫到“重庆盅盅面”的外卖,唐新宇还专门让团队为小面研发了点单的APP,打开这款APP就可以让顾客通过手机终端点单。

  吃小面也有专门的APP,听上去的确很高大上。但是开发一个独立的APP前期的开发费用加上后期的运营投入,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,对于一般的餐饮企业来说,这显然也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。

  即使,作为快餐来说,盅盅面的人均消费已经很高了,但是在成本上把控不合理,直接就导致了门店的亏损。

  唐新宇也坦言,“没有给店铺留足利润空间”。

  2  商业模式还处于摸索阶段
    
  虽然盅盅面的发展很迅速,但是,从创立到如今也不过短短三年的时间,而且门店大多位于川渝两地,其商业模式实际上并没有得到很好的验证。

  事实也证明,唐新宇也还在不断的摸索当中,尝试复合式经营。

  唐新宇想到小面不能适应多元化的胃口,于是利用已有的面浇头牛肉、肥肠等开发套饭系列产品,甚至还有下午茶套餐,包含了点心小吃咖啡、气泡水等产品。

  同时,还学习麦当劳和肯德基尝试实行24小时营业,在产品上又增加了卤菜、凉菜、烤串、生啤等宵夜食物。

  盅盅面在商业模式上的不成熟,也曾经是专业投资机构颇为顾虑的一点。

  3  10个人管32家店,团队运营乏力    

  在盅盅面的疯狂扩张之下,导致亏损和关店不仅仅是因为成本高、模式的不成熟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就是团队跟不上。

  据唐新宇此前透露,在盅盅面发展的高峰期的时候,团队的核心成员还不足10个人。试问,10个人要管理和经营好32家店,能力和精力上怎么可能不捉襟见肘?

  对于连锁品牌来说,往往想到的都是迅速的抢占市场机会,不断快速开店,往往就忽视了团队的建设,导致运营能力跟不上,管理失控。

  关闭高成本老店,断臂求生    

  从2016年年底开始,唐新宇已经开始关店,砍掉了8家门店,并且还在进一步的收缩门店数量。

  也正是这一举动,不断引来外界猜测,而唐新宇也不断澄清,表示盅盅面目前正在进行战略调整升级中,并且已经获得融资。

  就在今天,在盅盅面的微信公众号上,唐新宇对于跑路的流言再一次澄清,表示“关闭一些经营费用高昂的老店,还会开新店,出新品,会比以前做得更好。”

  从一开始为了数据好看而疯狂的扩张,到如今为了生存关掉成本高的老店,重庆盅盅面虽然走了一些弯路,也承受了不计成本扩张的恶果,但好在它已经开始反思,并且已经开始采取了行动,关掉成本高的老店,是盅盅面断臂求生之举,也是明智之举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  本文来源:红餐网,特此感谢!